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萧志远|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日志

 
 

降低评级机构的“合谋”收益  

2008-08-06 10:47:50|  分类: 21世纪经济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报评论员 万磊 2008-8-5 02:00:00

最近,美国证监会出具调查报告显示标准普尔在内部人士认为“不应对结构性融资交易进行评级”之后仍然进行评级,这让评级巨头们的评级公正性再次受到质疑。

这样的质疑还来源于评级机构与被评级公司之间的利益相关度。因为评级机构给出的评级决定了发行方的融资成本,所以发行方一般会在发行证券之前联系评级机构。首次发行的公司会想知道他们能达到什么等级,而有过发行经历的公司会希望知道他们新发行的金融产品对其公司现在的评级有什么样的影响。评级这一投资路标最终沦为了发行方刻意包装的目标。当评级机构通过计算评估给出一个初步评级之后,会在向媒体公布之前给予发行方一定时间提供其他的附加材料以更改为更高的等级。同时,等级的高低与评级机构收到的评级费用挂钩,这无疑加大了评级公司在评级流程中主观“拔高”评级的倾向。

但这种“拔高”的受益者是评级机构和发行方,受损的是广大信任评级机构的投资者,原因是监管者将这些评级上升为对金融机构的监管标准,规定某类投资者可以投资哪一级别的金融产品,等级越高的金融产品其发行成本越低、发行量越大。对发行公司来说,高的评级能大大降低其融资成本,并将其投资者的范围大大扩大,更高的等级也意味着发行公司可以卖出更长周期的证券,这些利益让发行方愿意付出一定成本给评级机构来提高自己的等级。

除了评级机构与发行方“合谋”的主观驱动,评级程序的技术性模糊给了评级机构很大的评级“主观”空间。由于评级确定的方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一些数学模型,其中包括各类金融财务比率,国家主权等级和根据地方不同的会计准则进行的调整,还有政治风险与汇率风险也会计算在内。事实上,并没有某种特别的公式来综合所有这些因素以计算评级,而许多因素的估值其实是很主观的,这就为评级机构的灵活操作提供了可能。

规避评级“合谋”的关键在于降低“合谋”的潜在收益。首先金融监管机构不应该规定银行等金融机构必须持有某等级的金融产品,因为这实质上是给评级机构以公权力。改进的做法应该是打破评级机构的垄断,削弱评级机构的权威性,给予银行等机构资产配置的自主决策权,但限制其对某些类型金融产品的投资比例以降低其投资风险。另外,不能寄希望于加强对评级机构的监管能彻底解决问题,因为监管本质上并不能解决整个金融体系对于评级机构过于信任和过于依赖的问题,而后者恰恰是评级机构在金融系统中的负面作用过大的关键。

操作层面上,应该把评级机构和发行方“隔离”,后者提供信息,但仅支付基础评级费用,评级的最终结果不应该与评级费用挂钩,这样评级机构就少了"拔高"的动力;其次应该加强评级机构评级技术的披露,以降低其主观更改的灵活性。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