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萧志远|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日志

 
 

日央行行长悬疑源自政党自利行为  

2008-04-04 13:40:23|  分类: 21世纪经济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约评论员 万磊

  日本国会参议院在3月19日以在野党多数票再次否决了政府对日本央行行长田波耕治的提名,日本央行从20日开始将出现战后以来的首次行长席位空缺。

  表面上看,日本在央行行长事件上政治效率的低下令人费解,但考虑到转轨期日本社会多元化造就的政党分化的格局,结合政党自利行为理论,就会发现其必然性。经济学家熊彼特认为,民主政体中的政党就像竞争中的私人企业家一样活动,并不受执行社会功能(动机)的直接激励,政党的目标是赢得选举、维持权力地位。这从执政党自民党的延续执政权力(回避大选)和在野党民主党的“夺权”行为(要求大选)中可以得到充分的理解。

  选票分“回溯性投票”与“展望性投票”两类,前者重点在于对执政党前期表现的评估而后者强调对未来执政效果的预期。故对自民党而言,当下诸多政策的制定与执行能否为下次大选拉来足够的“回溯性投票”就成了关键问题。而民主党所需做的就是尽量拉到足够的“展望性投票”。所以,一方面,民主党需要降低自民党在选民中的执政印象,另一方面需要提高选民对自己的执政预期。

  在民主党高调要求提前大选之后,自民党采取了拖延和回避战术,但后者仍然不得不面对来自前者的政策责难和阻挠。民主党对央行行长的否决很可能是一场博弈性质的“报复”,以换取政治筹码、获取更多选民支持。事件的起源是日本执政党联盟在反对党联合抵制的情况下于2月29日在下议院强行通过2008财年83.06万亿日元预算案。这使得反对党更加对抗,直接造成政府更难赢得议会日程中新日央行行长的任命这一重大议案的批准。毫无疑问这将降低自民党执政的效率和效果,进而影响其得到选民的“回溯性投票”。并且,此前曾经流传的一种政策交易方案是,反对党对下任央行行长的任命投票弃权,但作为政策交易,自民党会在削减汽油税收方面向日本民主党妥协,其效果是自民党的部分需要依靠汽油税收牟利的后援选民因此受损,而日本民主党则可以通过削减汽油税取悦部分选民。如果相关政策交易得以达成,那么民主党则会获得一定的“展望性投票”。

  众所周知,选举前夕的经济状况很关键,执政党当然知道,为连任,需要有一个向上的稳定的而不是衰退动荡的经济,所以为获得选举胜利的动机直接影响宏观经济政策的选择。在日本通胀率涨至9年最高水平的局面下,自民党政府提名的武藤敏郎和田波耕治都支持物价稳定政策,如其中有人能获批,其制定的政策则肯定会令央行及其自民党政府在民众心中赢得支持。而民主党则反对通货膨胀目标制,这可能出于迎合受益于低利率政策的既得利益团体的需要。

  目前看来,这次的两党争斗固然将自民党政府置于执政无力的境地,但民主党也可能因此失去部分选民中的“印象分”。换一个角度,如果政权更迭成功,自民党当前面临的执政困境未尝不可能是将来的民主党所要面对的。日本首相的选举长期受制于派阀政治文化,其权力受到很大限制,而日本众议院参议院的权力分配格局进一步挤压了首相执政的空间。要想提高日本的政治效率,则需要适当的在制度安排方面加强首相权力。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