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萧志远|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日志

 
 

2006中国经济展望论坛 东亚经济一体化前景和问题2  

2007-01-24 11:44:03|  分类: 大国战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持人何帆:其实刚刚李克教授已经说出一个我们经济学界争论一直非常大的,我们已经争论了十多年了,就是全球化和区域化关系,我想请张燕生老师谈谈您的看法,我们为什么谈全球一体化,是因为东亚的列车已经开走了我们要换车呢,还是说东亚一体化是速度更快的列车,所以我们可以走一个捷径,您的看法是什么?

  张燕生:首先非常感谢今天活动的主办方搞了这么好的一项活动。刚才李克教授讲的我觉得还是很好的问题,也就是说从全球化来讲确实不仅仅是上个世纪后期开始的,是从15世纪包括1870到1913,甚至二战以后的阶段实际上战略一体化到全球化,到后来这一次,这个东西我们要学会怎么分类。我们发现在历史上我们出现过很多次全球化历史的进程,但是这些进程都没有继续下去,都由于这样、那样的问题中断了。但我个人觉得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忽略掉的趋势,前面几次全球化往往是把握住机遇,积极参与进去的国家都得到了非常好的发展业绩,包括我们讲15世纪和1870和1913年的美国和德国,甚至也包括日本明治维新,到20世纪以后的东亚,就是这几个从世界经济史的角度讲都是世界经济,因此能够在全球化和开放的进程中能够参与其中是一个国家实现赶超获得发展非常重要的外力因素。往往全球化伴随着运输、通信的技术革命,到现在我觉得更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也就是为什么前面几次全球化中断,因为这一轮全球化有几个很重要的问题是,现在的全球化将会有哪些因素导致这些全球化中断,也就是说这次全球化是什么样的体制、机制,是谁在进行全球化,这是很大的问题。

  我也曾经思索过、研究过谁在管理现在的全球化,一个就是现在的多边,一个就是区域,一个是各种各样类型大国的或者是跨区、跨洲的组织,还有一个就是非洲,分散的、微观的组织,这四股力量实际上都影响着全球化的进程。从现在的全球化来讲我非常同意刚才李教授讲的问题,在多边的全球化当中我们会发现,也就是无论是我们多哈回合的多边贸易体系,还是我们尝试建立一个国际货币体系的努力,我们都会发现很难很难。如果没有一个有效的全球制度和基础,这个全球化的中断是迟早的问题,以邻为壑,机会主义、利益主义的这种混乱。

  主持人何帆:您觉得现在全球化停滞或者中断的风险有多大?

  张燕生:很大很大,我就不去讲有多大了。这样一来我们就会发现,既然是这么一种情况,全球化的另外一个选择,或者多边以外的区域话,我个人认为区域化的发展对全球化的进程和发展影响是很大的。有可能会形成北美、欧洲、东亚大区域的治理,可能会对今后全球化的治理形成一个三足鼎立这么一个未来,这样这个构架能够建立得好,那么我们就讲全球化也可能比历史任何一个时期持续的时间都长,建立不好中断是迟早的事。

  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区域化过程中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从我们东亚来讲我觉得有三个方面的问题是需要我们从国家利益、区域利益上需要解决的。

  第一,区域化,尤其像东亚地区区域经济一体化会涉及到谁来主导或者哪些、用什么形式来主导我们东亚区域经济的一体化,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是很重要的。

  第二,区域一地化过程中间本国主权的让渡和国家利益和区域利益怎么重新界定、怎么重新分配,尤其是在国际体系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当危机来的时候谁承担。这些问题也会使我们抱有很高希望的区域一体化,我们会发现仍然是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去解决的问题。

  主持人何帆:施教授是研究国际金融的一个专家,我们现在看到实际上各个情况表明可能东亚地区是处在国际金融风险正好台风点这样的地方,我们考虑到全球收支失衡,对应在美国的双赤字,正好是我们有这么多的贸易顺差、有这么多的外汇储备,而且不知道这么多外汇储备干什么,都面临着升值的压力。还有泰国出现的金融动荡,这个时间非常巧合,明年正好是东亚金融危机的十周年,有没有可能发生第二字东亚金融危机,我们怎么从非常脆弱的环节里走出来,向听听施教授的意见。

  施建淮:刚刚何帆先生一开始对国际形势的总结我觉得和我们今天要谈的话题有很密切的关系,包括谈到美元贬值的风险或者趋势、美国经济走势的放缓、过哈谈判的搁浅等等问题,我觉得跟东亚的关系都是非常密切的。因为我们知道东亚的经济奇迹是建立在出口导向型、外向型的基础之上的,所以东亚经济的发展和外部世界非常的紧密,当然也就容易受到外部各种事件的冲击了,这种情况下就提出要求区域能够更加紧密的加强经济上的联系,从而可以缓和外部经济对他的影响,就要求体制区域一体化的客观要求。

  刚刚主持人谈到多哈回合搁浅之后,也反映出全球化实际上进程出现了一定的障碍,我们知道要在全球的范围之内来讨论一下关税方面的牵扯到的利益是非常复杂的,所以可能比较难采取一个有效的协议。区域就不太一样了,区域不仅从地理位置上临近,文化与人方面,或者能源方面,各个方面联系比较紧密,在这种情况之下区域化的发展可能会比全球化的发展更加顺利一些。

  实际上现在我们发现区域化的进程是以非常快速的不可阻挡的方式在发展,刚刚李克教授也提到了,实际上东亚经济一体的进程速度可能比我们通常认为的会更快一些。比如说东盟+3区域的贸易,这个比例实际上已经达到84%,这个数据和北美自由贸易区大概40%几要高了很多。

  大家刚才何帆先生提到的国际金融领域发生的事情,包括现在泰国出现一些金融动荡,反映了东亚地区在经济一体化过程当中的两个缺陷,一个是不成熟的汇率机制,第二金融体系相对比较脆弱。所以这样都提出不仅仅是在贸易领域里边要关税的推动和进展,当然更加的困难是在金融和货币领域进一步加强合作。为什么这样说呢?虽然我们前面谈到东亚区域内的贸易,就是贸易的发展来说,包括直接投资,相互依存度已经非常之好,一体化的程度非常高。但是东亚地区使用第三方货币作为贸易结算的货币,包括资产交易的计价货币,包括储备货币。所以东亚地区虽然经济实体一体化程度非常高,但是货币角度依靠第三方货币,这样带来很多问题,包括一个汇率政策的协调问题。因为东亚国家都是出口导向型的发展战略,所以要求汇率比较稳定,既然我们结算都是用美元,当然要求保持对美元汇率的稳定,这样就需要大量美元的储备。但实际上我们的贸易之间是亚洲国家之间在发生着贸易,但是使用美元来计价。

  另外我们知道,在借贷方面也是使用美元,这样就会造成所谓资产负债表上币种不匹配的问题。比如说我们无论是借款,所谓原罪这种理论,就是发展中国家不能用自己的货币去借钱,用美元去借钱,但是使用是用本币在使用,这样就会导致金融出现问题。

  像东亚有一些债券国,除了日本之外中国有很多学者估计,2005年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净的国际债权人了,债权人也不能用自己的货币持有债券,这个在历史上也是很好的,比如在19世纪英国和20世纪二战之后前25年的美国,那个时候美国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当然都是用自己的货币持有债权。所以我们作为债权国持有大量的外部资产是用美元计价的,美元现在要看大量贬值的话我们的资产就存在一定的风险。这种情况下当然一个风险就是说,亚洲地区能不能摆脱对外部货币的依赖,也就是说区域内的使用区域内的货币或者一种形式的货币作为我们交易的计价单位以及作为储备资产来使用,这样可能会减少外部特别是美国经济的这种周期性波动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所以这个我想正好也引出我们今天很重要的话题,就是谈贸易、金融一体化的重要性。

  主持人何帆:刚刚三位教授都对东亚一体化的好处、必要性说了很多,我想我们今天讨论这个问题也得辩证地看,从两个方面来谈。大家有没有想过东亚一体化对中国来说有没有什么风险?我恰好在看《三国演义》的时候想起来火烧赤壁的时候曹*的一个做法,他把船用铁链子全部连起来,把这个船用铁链子连起来之后有一个好处能够抗风浪的风险。但是就带来另外一个风险,一把火烧起来谁也逃不了。我就想起97年东亚经济危机的时候为什么中国受的危险少一些?因为我们没有参与东亚一体化,我们没有放开资本管制。如果我们已经放开了、已经加入东亚经济一体化,会不会给中国经济带来新的风险?如果出现这种风险我们该怎么办?

  李克:还是我先抛砖引玉了,我觉得风险问题怎么看呢,刚刚两位老师都谈到了东亚一体化第一,不是一个国家能选择的问题,是一个发展趋势。如果全球化这个过程不中断的话地区一体化一定是必要的金融阶段,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当然我们可以谈到个别国家利益会收到损失,但是刚刚张老师有一个观点我特别同意,全球化从人类历史发展比较明显的三次全球化过程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是全球利益的再分配、重新分配。所以目前这次我们往往看到,如果我们对国家融入世界经济简单划一个阶段的话,可能中国是世界工厂模式,就是加工贸易、出口导向贸易,第二阶段可能就是建立自己的品牌和企业,第三阶段就是必须参与建立国际工业体系或者换句话说参与建立国际游戏规则,第四阶段就是主导整个金融运作。我们稍微留心一下,实际今天谈全球化最热闹的往往都是在第三、第四阶段的国家,因为他们已经对整个工业标准、工业体系,包括对整个国际贸易金融的运作规则,他们有非常强的不仅仅是话语权是决策权,所以这个过程当中他们能得到巨大的利益。

  刚刚何老师讲的非常对,刚刚讲到东亚国家目前的状态之下,如果说简单的把它放在一块,当然不是我们认为的一个好的做法,但是首先大家得认识到结成一个团队这是不可避免的,第二在过程当中我觉得作为一个团队要在整个国际规则,包括金融和贸易规则的讨价还价当中的声音和分量要重得多,所以并不是说我们被动的在接受一些像97、98年金融危机那样外债的冲击,因为这个很简单,比方说97、98年做的事情,如果作为一个国内的金融贸易活动这是非法的,任何一种活动当时*作都是会到有关金融监管部门的惩罚,但是为什么发生了?就是因为我们缺乏一个国际协调的或者监督的金融机构在那儿,而且短期之内是不太可能做到的。

  主持人何帆:就是我们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我们抵抗风险的能力会越来越强。

  李克:对,而且作为一个团队我们在制定下一轮国际金融体系和规则当中我们的话语权会更强。

  主持人何帆:就是我们做的不是把很多小船放在一起,是要打造航空母舰。

  李克:对,主要的原因是我们现在要往深海航行,所以吨位越大越安全。

  张燕生:我们老百姓经常会讲,我们不能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也就是什么安全?形成一个全球的对冲机制是最安全的,而且我们无论是和我们的周边地区还是跨州的区域,实际上我们都是在寻求全球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一个组合的多元化,使我们能够有一个对冲风险机制。因为刚才施教授说了一句话,就是说对于东亚金融和货币可能是比较脆弱的,为什么东亚的金融和货币是比较脆弱的?为什么东亚不能用自己的货币计价、结算和作为我们的存储货币,我觉得这个原因是两个方面。

  一个方面,我们是后期的,而货币和金融包括汇率,这个往往是全球化中间比较较短的,这个方面比较脆弱。

  另外一个方面,从现在来讲我觉得全球的风险是很大的,包括现在国际的货币体系和美元的霸权这个情况是改变不了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个人觉得,从我们来讲,区域一体化除了话语权,除了要推进全球化的进程,包括改善全球治理结构很重要的一点,也就是我们要在未来的发展中间,能够在全球化风险很大的情况下建立起我们一个至少20年和平发展战略机遇期的这么一个对冲的外部全球体系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环境,我觉得这是我们特别特别关注的第一点。

  第二点,我觉得我们现在越来越明显的感觉到,中国现在确确实实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关系是从来没有过的这么紧密和相互依存的,从中国来讲我们的区域利益在哪儿?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讲的过剩的流动性、过剩的产能、过剩的劳动力,应该在全球的配置当中是非常有效的。而支撑我们未来和平发展20年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需要全球的资源、全球的能源、全球的人才、全球的技术和社会对我们国内发展的支撑,所以这样一来我觉得对中国来讲积极参与全球化过程中间推动我们东亚的一体化对于我们这两个目标的实现都有好处。一个,不要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头,增加我们的开放系统风险。第二个,寻求到我们区域利益,就是刚刚讲20年和平发展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需要建立起跟我们周边一个更加相互依存的经济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5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